网站首页 | 协会概况 | 引航论坛 | 综合新闻 | 法规园地 | 学术研讨 | 安全管理 | 船况报告 | 引航风采 | 引航视频 | 引航杂志 | 万船博物馆 | 信息公告 | 留言咨询 | 引航博客
中国引航网>> 引航风采>>正文内容
冲破浓雾显身手
【来源:】中国引航网    【日期:】2010年06月09日   【点击数:】  【字体:

 
—— “勃兰登堡”轮雾中靠泊纪实
 
    尽管2010年春夏之交的大连比往年寒冷,但大连港引航员的工作热情却格外高涨。
    5月5日中午时分,大连港矿石码头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港方人员以为等待了十几个小时的“勃兰登堡”轮的靠泊计划又要落空。忽然,码头调度室的高频电话中传来了引航员的声音:“‘勃兰登堡’已接近码头,请准备接船!”码头人员睁大眼睛翘首相望,除了浓雾还是浓雾,哪有大船的影子?又等了一阵子,终于能听见船上马达的轰鸣声了,但是仍然不见船的踪影。渐渐地,雾气朦胧中看到了大船的影子,啊!只见不到200米开外,“勃兰登堡”像一堵高大的城墙,正平行于码头缓缓地靠上来。又过了一会儿,大船稳稳地贴上了码头(见图1)。“漂亮!太漂亮了!”船长和码头人员几乎同时发出了喝
    彩声。在值得称道的船舶靠泊范例中,如此大的一艘满载船在雾中能够成功靠泊,不失为是船舶操纵的一件杰作。
    “勃兰登堡”轮总长291米,满载16余万吨进口铁矿,吃水17.35米,原计划于5日凌晨1点抵港后直靠泊矿石大码头,但海面弥漫的大雾使该轮的靠泊计划临时取消,前往锚地等候。连续两天的东南风吹来了持续不散的大雾,使大连港的许多船舶都未能及时靠离码头。该轮是港方争揽到的减载船,货主利用大连港水深港阔的有利条件,准备在大连减载4万吨后再开往国内下一个港口,而另一艘准备靠泊该码头的大船已在锚地等待。因此,港方和货主都迫切希望“勃兰登堡”轮能及早靠泊减载,及早离泊开船。
 
图1  “勃兰登堡”轮靠上矿石大码头时的情景,右舷船首的2艘拖轮只能隐约见到1艘。
 
    上午,港内视线略有好转,能见度达到了1海里左右。引航站副站长、高级引航员徐伟成亲自出马,乘坐拖轮“连港31”号前往18海里外的外锚地,准备引领该轮进港。随着离港口越来越远,视线也越来越差,当拖轮驶出小三山水道时,能见度已不足半海里,小于常规引航作业标准,更为不利的是东南风掀起的涌浪达到了1.5米高,有时超过2米,使拖轮协助大船作业有困难。根据以往经验,这时的视线和涌浪都处于能干与不能干的临界状态。面临继续前进还是掉头回港的抉择,徐伟成毅然选择了继续前进。因为他觉得风力已经减弱,涌浪不会再增强,而雾的情况也许锚地不好,到码头边就突然清爽了。以前也曾遇到过锚地还可以,但到了码头边突然变坏的情况,通过精心操作,大船也能安全靠泊。只要想做,办法总比困难多。
    经过近2个小时的雾中颠簸行驶,徐伟成终于在10点36分登上了正在大连港外锚地东南侧锚泊的“勃兰登堡”轮。到驾驶台往外一看,这时的视线变得连船头也模糊不清了,能见度大约只有200米左右(见图2)。但他想到港方与货主都在焦急地等待这条船的靠泊,而引航员作为港口船舶操纵的专家,就应该想港口之所想,急货主之所急,危难之中显身手,才是“水上国门形象第一人”的本色,才对得起引航员这一光荣的称号。于是,马上联系VTS申请进港信号,经同意后立即让船方把锚绞起,“连港31”号在船尾中间带缆随行护航。
图2  在浓雾中穿行,“勃兰登堡”的船首依稀难辨。
 
    现代化的导航仪器为引航员增添了顺风耳和千里眼。尽管向外望去浓雾茫茫,但VHF中随时可听到其他船舶的动态,AIS可以准确显示周围船舶的位置、船名、尺度、种类、状态等有关信息,更为重要的是高分辨率和高清晰度的雷达能够准确显示船舶的真运动方向和速度,并直观地为引航员提供船舶真运动方向与船首向之间的风流压差及真速度与对水速度之间的差异,从而使雾中引航由不行变为可行(图3为该轮的雷达图像)。
图3  “勃兰登堡”轮正在接近泊位,从图像和右上角的数据表明风流压差达到了11°。
 
    雾中引航靠泊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被动式的,也就是一开始视线还可以,等进入航道或接近泊位时突然变坏,“逼上梁山”式的现实迫使你使出浑身解数去化解困难,转危为安;另一种情况是主动式的,即登轮前视线就不好,可以不做,但你勇于挑战困难,“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需要胆略和勇气,更需要毅力和技艺。一般来讲,引航员都要经历多次被动式的雾中靠泊,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后,才有可能转为主动式地征服自我,创造人生的价值,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正如俗话所说:“艺高人胆大”。徐伟成从事港口引航工作近30年,对雾中引航曾做过专题研究,通过实践积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因此,遇到这次大型满载船雾中靠泊,才显得胸有成竹,信心百倍。
    “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这一著名的军事原则同样也适用于船舶操纵领域。引航员面对复杂困难的船舶操纵任务,首先要想到我能行,一定能够取得成功,这就是所谓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针对操纵过程的每一个细节,一定要反复推敲,提前预计到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及需要落实的每一项措施,因为“细节决定成败”,这就是所谓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雾中引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船上的雷达一定要对远近物标都清晰可辨,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所以徐伟成一上驾驶台就首先查看雷达的性能,当发现两部雷达都非常先进且性能优良时,心中就有了底:这个活儿能干!其次,船长的态度也非常重要,因为船长是代表船东管理船舶的代表,是本船安全的第一责任人。如果船长认为视线太差不能起锚靠泊时,引航员一定要尊重船长的意见。但“勃兰登堡”轮的船长丝毫也没有对引航员的决定表示异议,反而认为雾中航行他都能做,虽然能见度差些,但等到看见码头时,靠泊操纵的方法都是一样的,这样无形中也增添了引航员必胜的信心。第三,VTS是海事机关对船舶进行交通管制的主管部门,他们的决定直接关系到雾中引航能否进行。如果VTS采取一刀切的原则,能见度小于一定标准时任何船舶都不让动,那也必须服从海事机关的管理,只得放弃既定计划。但好在大连VTS的值班人员还是充分信任大连港引航员的能力,并未拒绝“勃兰登堡”轮引航员的进港申请,而是同意了进港靠泊的请求,同时提醒引航员要谨慎驾驶,注意安全。在这三个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剩下的步骤就看引航员如何去操作了。
    为什么徐伟成让送他上船的拖轮在船尾中间带缆?因为相对于近港航道和泊位附近来讲,锚地属于宽敞水域,这里不需要依靠拖轮顶推来协助转向,大船的车舵完全可以完成自力转向。但如果雾中航行遇到突发情况需要把船停住时,船尾的拖轮则可以帮助大船倒车,缩短大船的倒车冲程,所以第一个细节就是要把第一条拖轮用在最需要的部位,也就是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利用大船绞锚这段时间,徐伟成又在雷达显示屏上仔细寻找进港的最佳路径,通过考虑风、流的影响因素后,当锚离底时,航行的路线也确定了(见图4)。由于正值南风北流,船首朝南,而码头在大船的西偏北方向,于是立即要“右满舵,前进一!”“勃兰登堡”轮开始缓缓地向右舷方向动了起来。由于本船相对他船的运动态势全凭雷达来判断,所以一定要给自己留有充分的余地,尽量对着其他锚泊船之间较大空档的中间行驶。在转向航道口之前,必须与口门保持足够的横距,这样才能从容不迫地驶入航道,因此在驶出锚地之前,徐伟成并未直接对着航道口行驶,而是让“勃兰登堡”轮先在280°的航向上把定,先对着小三山岛的方向前进,这样可在转向口门前保持约1.5海里左右的横距。
图4  “勃兰登堡”轮进港航迹示意图。
 
 
    大型船舶的靠离泊作业,主要依靠引航员指挥港作拖轮来进行协助,拖轮能否正常发挥作用直接关系到作业的成败。按照拖轮配置原则,“勃兰登堡”轮的靠泊将使用5艘拖轮协助。大船继续在浓雾中穿行,离码头越来越近,而徐伟成在从容不迫地指挥大船航行的同时,考虑更多的是将近2米的浪高已接近拖轮作业的极限,如拖轮连拖缆都带不上或带上了也不能顶推,则本次作业就得放弃,大船还得重回锚地去抛锚。根据以往经验,在这波涛汹涌的开敞式泊位,拖轮慢车顶肯定是顶不住,但快车顶应该能行。根据潮流的流向,决定左舷靠泊,因此有4艘拖轮应分别系带在大船右舷的艏艉部。为了给拖轮上来带缆创造一个相对下风的平稳环境,徐伟成在距离泊位还有3.5海里的地方就通过高频电话呼叫拖轮提前出来带缆,争取在大船朝西航行期间把拖轮全部带好。等转向北上后,右舷正好是上风,拖轮就很难安全地带缆了。当距离泊位还有1.5海里时,后续的4艘拖轮全部带妥。
向右转向进入航道后,发现涌浪果然不小,右舷的拖轮上下颠簸、左右摇晃得非常厉害。为了尽量减少拖轮顶推的次数,徐伟成决定充分利用大船的惯性来达到靠泊的目的,根据雷达上船舶真运动矢量线(见图3船首线左边的白线)显示的方向和风流压差,不断向右调整大船的船首向,使大船艏艉线与码头轴线的夹角逐渐减小,但让矢量线始终对着泊位的中间方向,即大船整体有一个既向前又向左的合成运动,总的趋势是朝着泊位靠拢。当船位已处于泊位外档略偏后些,且横距码头约600米时,见真运动的速度为1.5节,约相当于0.8米/秒,在这个距离上正是理想的拢岸速度,于是利用船尾的拖轮和大船主机倒车把船的纵向速度打住,留下横向速度使船继续靠向泊位。在此期间,只是用了船艏的两条拖轮快车顶,以便控制大船倒车的侧排力使船艏过于向右偏转,基本上就是利用大船初始入泊时的惯性向码头靠拢。等到离码头边100米时,码头已可直接看见,剩下的一切随之转为正常操作。
    早年,有位大连港的知名引航员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说船长好比是一顶皇冠,那引航员就是镶嵌在皇冠上面的一颗宝石,没有宝石的点缀,皇冠也将黯然失色。是呵,引航员是大海的骄子,是海港的骄傲!一次次大风浓雾的考验,一次次惊涛骇浪的锤炼,才使引航员队伍成了海港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多少次“勃兰登堡”式的洗礼,终于成就了“水上国门形象第一人”的美名。


上一篇:上海港引航站陆悦铭-我在船上迎新年[ 02-22 ]
下一篇:以荣誉为鞭策 化压力为动力,让理想在光荣的引航事业中闪光[ 08-12 ]
相关文档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电子邮箱:cmpa2008@163.com